当前位置:木木书吧 > 365皇冠体育苹果版下载_365体育开户网_365体育官网下载 > 娆夕鬼 > 第三十二章

第三十二章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????无极天都·无极斋

????夙川在无极斋门口呆立了许久,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“夙川。”

????回过头一看,正是不知所踪的凰元君!

????夙川连忙迎了过去“您这是上哪儿去了?”

????凰元君上前了两步,这两步走得缓慢,但还是被夙川看出来他腿脚出了问题。夙川一把扶住凰元君,关切道“您怎么了?受伤了吗?”

????凰元君有些尴尬地摇了摇头,堆出一脸笑容“无碍。”

????夙川扶着凰元君回到无极斋内坐下,此时,他满脑子都是蛮它提到过的——她在黑衣人腿上咬了一口。

????夙川耐不住胡思乱想,蹲在凰元君跟前就要检查伤口。凰元君躲躲闪闪,硬是推辞个不停。最终夙川也罢了纠缠,他给凰元君倒了一杯茶,坐到了对面后,缓缓开了口“昨夜一支妖族惨遭袭击……”这头刚开,凰元君喝茶的动作就顿了顿,但他的表情并没有太多变化,继续喝了一口茶后,又泰然地将茶杯轻轻放下。

????夙川不知如何继续说下去,在原处沉默地注视着凰元君。

????凰元君不急不恼,反而又露出了他招牌的笑容“老夫知道你想说什么了。”

????凰元君这反应,让夙川心里一沉,他连忙起身,对着凰元君行了礼“我一直敬您为师、尊您为长,我比谁都更想相信您。可自从银翮提起罗刹之事,您便反应激烈、骤失理智!”夙川回想起银翮回来时说过的话,深感忧心,“或许您与那罗刹有些什么过往,您若想对付他,我们可以一道想办法,可若滥杀无辜……那……您与那罗刹又有何差别?”

????“老夫也不愿伤人性命。”凰元君倒是平静,“然事分轻重,牺牲亦分值与不值。若损失小众便能换三界太平,便是值的。”

????凰元君承认得大大方方,可这话夙川听得是无比揪心“凰元君何至于如此激烈?银翮说了,那罗刹或许并非只念杀戮之灵,当年之事或许是有什么误会。”

????“误会?”凰元君的脸色沉了下来,“那丫头与罗刹到底是同血同脉的鬼灵,轻而易举的就遭受了蛊惑,你倒也跟着糊涂?罗刹当年大杀三界酿的是何等惨剧?罗刹只要活着,三界就只有生灵涂炭一个下场!”

????夙川脑中一片混乱,倒是凰元君,正襟危坐又补了一句“老夫此举,为的是三界平安。”

????夙川有些激动“我相信银翮,能不能请凰元君也信一信银翮?或许这事并不非要闹到如此地步啊!”

????“信她?”凰元君冷哼了一声,“你我不知道的时候,她已经帮着罗刹将封印解了。怎么?难道要等到她与罗刹一起血洗三界之时,再来研究对策吗?”

????夙川听了这话,难以置信地愣在原地,再看着脸色阴沉的凰元君,他一时不知还能说些什么——银翮怎么会?

????凰元君又喝了口茶,淡淡地开口道“你也知道,炼制恐生,老夫还差一样东西。”

????夙川先是一愣,随即脸色大变!凰元君所说的,不就是自己体内的万灵珠吗!无论如何夙川都想不到凰元君会对自己动手,眼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凰元君凝聚着术法的大手已经对着自己的胸口抓了过来。

????毫无防备的夙川动都还没来得及动,就觉得胸口传来一阵剧痛,浑身无法动弹。他眼睁睁地看着凰元君从自己体内取出了万灵珠,然后小心翼翼地收进了一个木匣子里。凰元君手里的动作一停,夙川就摔倒在了地上,他只觉得心口像是被火燎一般疼痛难忍,一股汹涌的力量正在他体内胡乱地蹿上蹿下,一下又一下、从内而外地撞击着他。

????失去了万灵珠的压制,夙川体内的鬼灵之血活了过来。

????而他再抬头的时候,凰元君已然又不知了去向。很快,他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,脑中冒出一股子无法抑制住的渴望。在这股渴望的驱使下,夙川横冲直撞地回到了九霄。这时的他双眼血红,脸色惨白,汗水浸湿了他的头发与衣衫,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被捞上来一般。

????此时的他,就像一头漫无目的的野兽。

????很快便有巡逻的天兵认出了夙川,见他这失魂落魄的模样,连忙上前关切。可没想到那天兵才刚走到夙川近前,夙川就不管不顾地扑了过去,对着他又啃又咬。如此吓人的一幕被剩下的几个天兵看在眼里,吓得他们一边尖叫着一边四散逃开。而这动静,惊出了越来越多的围观之人。

????事发地点就在月旎宫附近,焰白也很快就听到了外面乱糟糟的叫嚷声,他出来一看,只见夙川发了狂一般对着人群猛扑,而赶到的几队天兵虽然把他围了起来,可碍于他是月神殿下,每一个天兵都躲躲闪闪的,不敢真的弄伤他。

????焰白大惊失色,连忙冲了过去“川儿!”

????可夙川连焰白都认不出来了,对着他又要咬过来。焰白到底身为战神,躲这种没头没脑的攻击还是小菜一碟,可对方是刚才还好端端的夙川,焰白急得怒吼连连“你这是怎么了!你清醒一点啊!”

????一众天兵见战神到场,心中也有了底气,帮着焰白好不容易才将夙川赶回了月旎宫的寝殿之内,先将他锁在了里面。焰白让蛮它和影戎守在月旎宫,又安排了两队天兵在外把守,本打算自己去请御忡过来的,可还没等他走出月旎宫,御忡的大驾已经先到了门前。

????月神殿下如此失控之态很快就传得沸沸扬扬了,御忡听到手下来报自然待不住,赶紧过来瞧瞧。

????月旎宫外还围了一群仙娥仙官,不少上仙上神也都赶了过来。纷纷猜测着月神殿下这是出了什么事,直到御忡出现,大家才停下了议论。这吵吵嚷嚷的人群之声一停,寝殿内夙川歇斯底里的吼叫声就更加明显。

????焰白迎着御忡草草地行了个礼“川儿先前说去一趟无极斋,这才不多久,就如此模样出现在了天宫之中,也不知发生了何事。”

????御忡眉头紧锁,推开寝殿之门踏了进去。殿内,夙川还在疯狂地东碰西撞,家具摆设被掀翻、散落了一地,见到御忡进门,夙川更是不管不顾地扑了过来。如此表现,御忡很快反应了过来,他在自己面前画出了一层气盾,夙川扑过来之后便被挡在了气盾之外。御忡腾出另一只手,聚了一道术法对着夙川的眉心点了过去。

????这道术法入体,夙川浑身猛地一抖,随后晕倒在地。御忡心知这点术法并不能应付多久,连忙趁着这个空档探了探夙川的内里,这一探,惊得他一身冷汗——万灵珠不在了!

????先前夙川身中罗刹之毒,是凰元君炼了银翮的鬼灵之血在万灵珠中才算解了那罗刹之毒。后来经过御忡的一番研究,他知道,解毒的是鬼灵之血,而万灵珠是来压制其嗜血之性的。万灵珠一旦没了,鬼灵之血就会苏醒过来,与此同时,其“嗜母血”的本性也会一起发作。看夙川方才这毫无理智的表现,想来就是这么一回事了。

????御忡一下子想不出对策,先从寝殿内退了出来。

????焰白连忙上前询问“川儿这是怎么了?”

????御忡眉目扭曲,显然一副大事不妙的模样“他体内的万灵珠不在了。”

????“什么?!”焰白也是大骇。

????御忡的神情显得落寞,向来威严的天帝此时看起来更是个无助的老头“三界要乱啊……”

????他话音刚落,寝殿内的夙川又苏醒了过来,紧接着,殿内不断地传出摔东西的声音、以及他声嘶力竭的嚎叫。

????御忡与焰白二人绞尽脑汁琢磨着对策,可这万灵珠又岂是随便什么就能代替的?造事者又不知所踪,这一时半会儿上哪儿去找如此宝物?

????就在这时,月旎宫外出现了一个身影,引来一片哗然。

????——银翮刚才赶到无极斋,发现那里空无一人之后,放心不下又偷偷到了九霄。谁知天宫内乱乱糟糟,她便隐了身形直奔月旎宫,远远看着月旎宫外熙熙攘攘的人群,她便心觉不好。再近一些,竟听见月旎宫内传出夙川的一阵阵嚎叫声,她哪里还忍得住?

????可身后这一众仙家,看到银翮比看到刚才发狂的夙川时反应还大。这也难怪,鬼灵在他们心中一直就是恶魔般的存在,谁见了不得惊慌一番?

????银翮也管不了这许多了,她冲到寝殿门口,看到御忡和焰白一脸愁容,先对着御忡行了礼后问道“这是怎么了?”

????见到银翮,御忡的表情就不是很活络。倒是焰白答道“川儿体内的万灵珠被夺走了,怕是先前你救他时的鬼灵之血失去了镇压,这便……发了狂……”

????银翮闻听此言,直接推开门冲进了寝殿之中。殿内的景象,惹得她痛心疾首。发了半天疯的夙川精疲力尽地倒在地上,却还在呜呜呜地低吼着,遍地都是被他掀翻的家具,而银翮的脚边,正是当初她爱不释手的那盏辉夜觥。

????银翮冲上前去,轻声唤道“石头……”

????本来已经倒在地上的夙川察觉到银翮的存在后又来了劲,猛地一把将银翮扑倒在地,他血红的双眼看不出一点原本的夙川温柔的样子,银翮只觉脖颈处一疼,一股温热之感便涌了出来。她并没有挣扎,她是明白的——这嗜血之性。

????她轻抚着夙川的背脊,耳边传来了夙川大口吞咽的声音。

????片刻后,夙川的喘息声逐渐弱了下去,他有些迟疑地松开了银翮,颤抖着支起了身子。银翮平静地注视着他,只见他眼中血色暗淡了下去,银翮这才放心些。

????可夙川怎么接受眼前这个场面?他看着银翮脖颈上鲜红的咬痕,眼泪顷刻涌出,泪水滴落在银翮的面颊上,一滴一滴,全扎在银翮心上。

????“丫头……”夙川的声音变得沙哑。

????银翮明白他的心情,又轻轻将他搂进了怀里“没事了,没事了……”

????夙川好不容易才平静了下来,也没等银翮开口询问,他神色落寞地轻声说道“是凰元君……”

????伤口愈合得很快,正在擦拭血迹的银翮手里的动作顿了顿,并未做声。

????夙川看了她一眼“丫头……你帮罗刹解开了封印?”

????银翮又是一愣,随后点了点头。

????“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?”夙川痛苦地皱起了眉头,他显得有些急躁,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……”

????银翮也知夙川现在的心情可以说是差到了极点,被凰元君袭击、取走了万灵珠已然是一大打击,随后又在众仙家面前如此失态,这一闹,只怕是很多事情都瞒不过去了,银翮又瞒着他解开了罗刹的封印,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当头一棒。

????银翮一边扶起歪歪斜斜倒了一地的摆设,一边柔声道“石头,此事我回头再与你细说,你父帝和焰白这会儿还在门外,你要不要先见下他们?”

????夙川站起来,走过去一把拉住了银翮,这是他面对银翮最严肃的一次“你确定罗刹不会为祸三界?”

????银翮被抓得手臂一疼,迎着夙川的目光,认真地点了点头“我确定。”

????如此,夙川也不再说什么,反身开门将御忡与焰白让了进来。见到夙川恢复了意识,门外这二人也松了口气。御忡关切地上前问道“究竟是何人为之?”

????夙川眼眸低垂“回父帝……是凰元君……”

????“凰元君?!”这个答案显然太出人意料,连一旁的焰白也瞪大了眼睛。既然说到了这里,那有关罗刹的种种也瞒不下去了,听到银翮将罗刹放了出来时,御忡更是忍不住狠狠地瞪了银翮一眼。等夙川将前因后果统统交待了一遍之后,御忡扶着脑门哀叹连连“真真是三界要乱啊!”

????紧接着,他说出了一桩让另外三人又是一惊的事“前些日子,天后也遭遇了不测。”

????原来,御忡这些日子不见踪影,是与天后馥凝有关。

????其实素日御忡与馥凝交往并不算多,馥凝自无妄山一战、御忡闭关出来之后,就不爱再露面,连神议也不参加了。平日里馥凝总在自己宫中待着,处理些闲杂的事。加上她本是花神,于是整日布花种草的,过起了出世般的日子。她宫中人也不多,只有两三仙娥,伺候日常罢了。

????那日夜里她宫中一仙娥火急火燎地找到了御忡,说馥凝两日未出殿门,原以为她在打坐便没敢进去打扰,但今日百花仙宫偶有要事相寻,这仙娥这才找了过去。谁知一推门却看见馥凝倒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

????御忡听了,赶忙随着仙娥冲到了馥凝宫中,请来药神仔细检查了一番,药神却说馥凝身体无恙,一切都无异常。这人既然好端端的,又怎么会晕了过去?御忡自然接受不了这样的说法,盯着药神一连检查了好几回,药神却都说不出个所以然。被盯得一头冷汗的药神最后小心翼翼地回道“或许修养片刻就会醒过来了。”

????弄得御忡也无可奈何,打发走了药神,亲自探了探馥凝的内里,却真的一如药神所言,并无异常。御忡无头苍蝇般在馥凝寝殿来回踱着步,一边期待着她能自己醒转过来。

????可这一转悠,却让他发现了这殿中的异样——原本一直摆在一张台子上的无极盘不见了!

????御忡又在殿内来来回回地找了一圈,仍然不见无极盘的踪影。他连忙召来宫中仙娥挨个询问了一遍,仙娥们面面相觑,都说从未见过旁人来这宫中。

????这就怪了,无极盘一直都是被馥凝安放在那张台子上的,如今无极盘不见踪影,馥凝又昏迷不醒,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,御忡得到了一个让他无比忧心的可能性。

????馥凝一直以无极盘推演命数,而此举注入的是馥凝的意识,可以说无极盘与馥凝的意识是相连的。眼下馥凝无端昏迷不醒,最有可能的就是她与无极盘断了连系,可她的意识还在无极盘内尚未收回。

????若真如此,那无极盘一定是被什么人给夺走了!

????可谁又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天后手中夺走无极盘呢?御忡忧虑之下一刻也不敢耽误,派出许多安危,几天之内几乎把整个九霄翻了个遍,却仍然没有任何线索。

????这会儿得知夙川所说的这一切,困扰在他心头许久的疑惑也终于得到了解答。可这下落虽然是有了——御忡苦恼地唉声叹气——自己又能怎么办呢?

????凰元君那可是老祖宗一般的人物,报出名号来只怕比天帝更能震人三分,论起修为就更是遥不可及的大神仙了,要说与他抗衡,御忡即便是敢,也无异于以卵击石。

????无路可走之下,御忡也是气极了,竟一转身指着银翮的鼻子骂了起来“皆是你这鬼灵害的!若非你与罗刹勾结,凰元君又怎会动手炼那恐生?鬼灵一出,三界必乱!”

????“我……”银翮被斥得连连发愣。

????夙川上前对着御忡行了礼“父帝言重了,银翮从无害人之心,一直以来的种种事端,皆是旁人心中存恶才会造成……”

????一想到昏迷不醒的馥凝,再加上眼前刚丢了万灵珠而发狂,却还在帮罪魁祸首说话的夙川,御忡哪里还听得进这些“凰元君乃天界至尊,川儿此言可是在说我天界之恶!”

????“孩儿不敢……”夙川无意顶撞,“当年之事或许另有说法,孩儿也有诸多疑问想找凰元君问个明白,孩儿不信凰元君是恶人,也深信银翮绝对无意伤害任何人!”

????焰白也赶紧上前扶了御忡一把“父帝息怒,此事说到底,银翮也无辜得很。眼下这些恩恩怨怨,孩儿们说不明白,想来父帝也有颇多不解,十七万年前若真有误会,那能解开也是好的。”

????好在御忡已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他对着银翮又冷冷地哼了一声,转身一推门“战神,随我神议!”

????就这样,焰白跟着御忡出了月旎宫,想也知道,外面这些大小诸神也是一肚子的疑问需要天帝一一解答。要将这些仙家应付明白,御忡想想就觉得头疼。

????果然,诸神随着御忡来到天宫大殿,便七嘴八舌地丢出了好些尖锐的问题,质疑声越来越大,说着说着竟还说出了“月神私藏鬼灵,为炼鬼灵之力却不慎走火入魔”的荒唐说法。

????御忡黑着脸,由着满殿上神你一言我一语地发泄了一通之后,才咳了两声让大殿恢复了安静。御忡也不隐瞒,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,图的就是能让这些上神意识到兹事体大,团结一心才能一保天界太平。果然,一听到罗刹与凰元君,诸神都哑了,这老祖宗辈的恩怨,自己又能说点什么?

????可御忡只是抛出了一大堆隐患,并无实在的决断,诸神心中惶恐又如何安?

????雷神率先开了口“而今我天宫究竟在守些什么?天兵倒是不少看见,可这战神殿下带着头狼妖四处晃悠,月神殿下又与鬼灵牵扯不清,小神实在不知,小神带兵究竟该防谁才是?”雷神话里话外皆是对战神、月神的不满,这也难怪他生气,自己守了小万年的天宫如今又是妖又是鬼的,在他看来,天界惯有清白威严被搅得乌烟瘴气,还牵扯出了一大堆殃及整个天界的麻烦。

????御忡本来对这点也尤为不满,可此事与自己两个爱子密不可分,他长叹一声,说道“战神身边那位妖族首领,于我天界略有薄恩,昨日她身负重伤被战神救了回来,在天宫将养几日也就走了。至于鬼灵……更是几番救月神于危难之中,早前贼人金鳐意欲战我天宫一事,也是她出手面了我天界的损伤。此二人虽身份有异,但于我天界皆是友非敌,诸神也都恩怨分明,大可不必再有诽议。”

????“她放出罗刹,还不是置三界于水火之中?”雷神并不买账,一下子说出了不少人想说却不敢说的话,“月神落此处境,也不还是因她而起?鬼灵一出,三界必乱!陛下如此纵容,难道是要置天界安危于不顾吗?”

????“鬼灵一出,三界必乱!”有了雷神这位打头阵的,其余上神也都逐渐有了底气,越来越多的附和声响了起来,一时之间,御忡面露难堪。

????诸神这咄咄逼人的气势让焰白有些生气,他转过身瞪着雷神“那雷神有何高见?”

????“哼。”雷神面不改色,“若她真的心怀善念,就应该自灭元神!”

????“你!”焰白气得咬了咬牙,但他知道,此时发作只会遭到更多诟病,可雷神与众神又不好摆平,御忡若不作为,只会让众神更加不满。于是,焰白上前一步,对着御忡行了大礼,抢在御忡拿主意之前先开了口“银翮虽为鬼灵,但并不像传言所说那样杀戮无情……”他想到了夙川所说的银翮放出罗刹的原因,觉得值得一提,“……据孩儿所知,她此番放出罗刹,也是因为罗刹并不像记载那般至邪至恶。一直以来,银翮隐居避世,为的就是远离是非、求一清白,以往事端,皆是旁人对她无故忌惮才挑起来的。眼下众神心中如此不安,说白了,也是对她无端的忌惮与长久以来的偏见造成。银翮一心想正鬼灵之名,还自己一个清白,难道只因为这,众神就要赶尽杀绝吗?”

????焰白这一番话说得大殿之上又哑了一片,他趁热打铁继续说道“至于十七万年前的恩恩怨怨,也只有十七万千的老辈能说得清楚,孩儿恳请父帝与众神少安毋躁,孩儿愿随银翮等人一起,查明真相,给众神一个妥当交待。这段时间,孩儿手下的天兵也将悉心守护天界,还请父帝与众神安心。”

????见大殿之上无人做声,御忡又轻叹一口气“众神若无异议,便且按战神所言,少安毋躁吧。”

????御忡又补了这么一句,大殿之上更加没人敢再说点什么了,雷神虽然不太甘心,但也还是忍了下来。散了神议之后,焰白急忙赶回了夙川那儿。

????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